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与刘某、承德市某物流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李某1。
原告:刘某。
原告:李某3。
原告:李某4。
原告兼原告李某3、李某4之法定代理人:李某5。
五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续延,北京国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五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雷,北京国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某。
被告:承德市某物流有限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
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以下简称原告方)与被告刘某、承德市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适用普通程序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方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续延,被告物流公司之法定代表人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人保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某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三被告赔偿原告方医疗费148044.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营养费2100元、护理费4410元、误工费11 311.11元、死亡赔偿金2357 782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880802元)、住宿费2044元、伙食费1348.3元、护理用品费1071.7元、丧葬费70 290.5元、急救费915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殡葬服务费、伙食费、住宿费、误工费 66996.33元、交通费16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2770 063.74元,要求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刘某和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2019年8月30日6时25分许,在北京市顺义区七大路薛家庄村口,刘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南向北行驶时,适遇高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内乘坐:李某2、张某、孙某、段某)由南向北等候放行信号,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前部与小型普通客车后部相撞,造成高某、李某2、张某、孙某、段某受伤,两车损坏。李某2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高某为无责任,李某2为无责任,张某为无责任,孙某为无责任,段某为无责任。
被告物流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刘某为我司雇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超出保险范围的赔偿责任由我司承担,不要求刘某承担赔偿责任,刘某驾驶资质齐全,车辆在人保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限内,应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我司承担赔偿责任,我司在死者李某2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总计10万元,在李某2去世之后支付丧葬费5万元,请求在判决金额中予以抵扣,如保险足额,请求法院判令将此部分费用支付给我司,原告要求的各项金额数额过高,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刘某因此次交通事故已经受到刑事处罚,现在履行完毕,因此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给付。
被告人保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该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100万(含不计免赔),挂车未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我公司同意在保险范围内对原告的合理合法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诉讼费不同意承担。在本次开庭审理前,我司已赔付张某4993.06元,赔付高某40620元;赔付冀 XXX 车辆损失16397元,其中交强险赔偿2000元,商业三者险赔偿14397元,上述赔偿我司已经赔偿完毕,请法院判决时予以扣除,因本案还有另一当事人段某诉讼正在审理过程中,请求法院依法分担保险限额。
被告刘某既未做出答辩,亦未参加本院庭审。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李某2,李某1系李某2之父,刘某系李某2之母,李某5系李某2之配偶,李某3系李某2之女,李某4系李某2之子。
2019年8月30日6时25分许,在北京市顺义区七大路薛家庄村口,刘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南向北行驶时,适遇高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内乘坐:李某2、张某、孙某、段某)由南向北等候放行信号,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前部与小型普通客车后部相撞,造成高某、李某2、张某、孙某、段某受伤,两车损坏。李某2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高某为无责任,李某2为无责任,张某为无责任,孙某为无责任,段某为无责任。
李某2受伤后被送往北京市顺义区医院住院20天,于2019年9月19日死亡。为治疗李某2伤情,原告方支付医疗费48 044.8元,物流公司支付医疗费10万元、丧葬费5万元。
关于原告方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物流公司辩称李某2住院期间一直住在ICU抢救,不存在住院伙食补助费及营养费的支出。原告方认可李某2一直在ICU抢救,未进食。
李某2为农村居民,原告方要求其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主张李某2生前在县城从事古玩生意,没有店铺,是自己倒买倒卖,一直居住在香河县城,是租的房屋。
原告方主张李某2的被扶养人为:李某2之父李某1;李某2之母刘某;李某2之女李某3;李某2之子李某4。
原告方主张的伙食费、住宿费、交通费为李某2住院期间亲属产生的相关费用。
原告方主张的急救费包含救护车费用295元、门诊费用620元。
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的车辆所有人为物流公司,物流公司主张刘某为物流公司雇佣的司机,事故发生时刘某是为物流公司提供劳务。为此,物流公司提交聘用合同、工资明细表、银行工资发放回单为证。
事发时,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的车辆在人保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其中交强险医疗费用项下已赔付10000元,死亡伤残项下已赔付30620元,财产损失费用项下已赔付2000元,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已赔付 19 390.6元。
另查,2020年1月13日,本院作出(2019)京0113刑初X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刘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法调取了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事故卷宗,其中2019年8月30日10:00对刘某的询问/讯问笔录中记载有如下内容:问:你单位?答:物流公司,司机。2019年10月16日对刘某的讯问笔录中记载有如下内容:问:你与该公司的关系?答:雇佣。2019年9月2日对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询问/讯问笔录中记载有如下内容:问:你们之间的关系?答:他是我们单位雇佣的司机。2019年9月2日对孙某的询问笔录中记载:问:你把当时的事故经过说一下?答:2019年8月30日早上6点多高某拉着我们几个老乡准备去顺义杨镇做买卖······2019年9月2日对高某的询问笔录中记载:问:你把当时的事故经过说一下?答:当时我拉着孙某等几个人要去顺义杨镇做买卖·····2019年9月22日对段某的询问笔录中记载:问:怎么出的事故?答:当时我们从香河家里出发到顺义杨镇收旧家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事故认定书、医疗费票据、诊断证明书、住院病案、火化证明、户口本、证明、出生医学证明、结婚证、护理费发票、协议、聘用合同、工资明细表、银行工资发放回单、交通事故卷宗等证据在案为证,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之依据。
本院认为: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刘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受害人死亡后,其作为民事主体的资格已经消灭,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是受害人近亲属。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作为李某2之近亲属,均为本案适格的赔偿权利人。
交通管理部门做出的事故责任认定适当,本院予以确认。
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护理用品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住宿费属于李某2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范围。对于上述合理损失的具体数额,本院根据双方一致确认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以及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确认,对于其诉讼请求数额过高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方主张的急救费应计入医疗费中。原告方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伙食费、住宿费、交通费、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伙食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方主张的殡葬服务费属于丧葬费,属于重复主张,本院不予支持。鉴于刘某已受到刑事处罚,故对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不再支持。经过庭审质证,本院审核确认原告方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项目及具体数额如下:医疗费148959.8元(含物流公司垫付的10万元),护理费4410元,误工费2000元,护理用品费1071.7元,死亡赔偿金2056455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579475元),丧葬费53 084元(含物流公司垫付的5万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3000元、住宿费474元。
关于刘某与物流公司之间的关系,根据物流公司提交的证据及刘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本院对物流公司主张刘某为物流公司雇佣的司机,事发时刘某是为物流公司提供劳务的主张予以采信。
基于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且事故发生时刘某是为物流公司提供劳务,故对于原告方因此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首先应由人保公司在交强险各分项剩余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人保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剩余限额内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物流公司予以赔偿。关于物流公司垫付的费用,本院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因本案另存其他损失方,故人保公司的限额分配,本院酌定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金限额内,赔偿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  7938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各项损失共计980609.4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三、被告承德市某物流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各项损失共计1059465.1(已扣除已支付的15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四、驳回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8960元(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已预交),由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负担5204元(已交纳),由被告承德市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3756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原告李某1、刘某、李某3、李某4、李某5。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如您还有相关的法律问题,可拨打免费法律咨询热线:131-2158-8688或联系张雷律师网律师进行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