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居民按照城镇标准支持残疾赔偿金。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雷,北京国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续延,北京国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合众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上诉人徐某因与被上诉人刘某、张某、合众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财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7民初×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徐某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改判驳回刘某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改判支付残疾赔偿金24188.8元、改判支付医疗费37756.9元或发回重审;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刘某、张某、合众财险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错误,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刘某收入来源于非农业收入,且其提交的证据无一能反应其居住地在城镇,工作单位也位于农村,一审以城镇标准结合其年龄确定残疾赔偿金系适用法律错误;二、一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一审在并未对刘某提出的第四组证据“银行对账单”予以质证的情况下将该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三、一审判决超出刘某的诉讼请求,刘某主张的医疗费为37756.9元,但一审认定的医疗费为37925.16元,超出了刘某的诉讼请求,违背了“不告不理”的法定原则。
  刘某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徐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张某辩称,不同意一审判决,同意徐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合众财险公司辩称,不同意一审判决,同意徐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徐某、张某连带赔偿医疗费37756.9元、误工费18000元、护理费27500元、交通费2954.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营养费5871.1元、残疾赔偿金99849.6元、鉴定费45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55元、二次手术费8000元,共计为211837.1元;2.合众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在其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9月30日21时,在北京市平谷区密三路峪口村东口,徐某驾驶车牌号为×××的小客车由西向北行驶时,适有刘某由东向西步行至此,小客车与刘某身体相接触致刘某受伤。当日刘某被送往北京市平谷区医院就医,并住院治疗至2017年10月23日。出院后,刘某遵医嘱复查。经诊断,刘某的伤情为左踝关节骨折、贫血、低蛋白血症。事发时,徐某所驾驶的小客车在合众财险公司投保交强险。本次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平谷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徐某负全部责任,刘某无责任。2018年4月18日经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鉴定,刘某所受损伤后果符合十级伤残(致残率10%),且误工期为150-180日、护理费为60日、营养期为90日。为维护合法权益,刘某提起本次诉讼,具体诉请如前所述。徐某、张某、合众财险公司各持答辩意见不同意刘某的诉讼请求。
  经询,徐某称其与张某系朋友关系,事发时其系借用张某的车辆。
  另查,本案审理中合众财险公司申请对刘某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2018年8月27日经北京通达首城司法鉴定所鉴定,刘某“外伤致左踝关节骨折,目前其左踝活动受限,符合十级伤残,人体致残率10%”。合众财险公司为重新鉴定支付鉴定费2750元。
  经法院核实,本次事故给刘某造成如下损失:医疗费37925.1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营养费2700元、误工费18000元、护理费7400元、交通费1500元、残疾赔偿金9984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55元、鉴定费4550元,共计为179279.76(其中徐某已垫付5668.26元)。
一审法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且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中,经交通主管部门认定,徐某负全部责任,刘某无责任,于法有据,法院予以确认。鉴于徐某所驾驶的车辆仅在合众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刘某的经济损失应当由该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再由徐某依责承担赔偿责任。刘某要求张某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就刘某所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鉴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三项,依据相关票据核定;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二项,数额合理,予以支持;营养费一项,依对营养期的鉴定意见和其伤情予以酌定;误工费一项,结合对误工期的鉴定意见和其受伤前一年度的收入水平予以酌定;护理费一项,护工护理部分依相关票据核定,其余部分参照对护理期的鉴定意见和日常护理费标准予以酌定;残疾赔偿金一项,其虽为农业户口,故此法院以城镇标准结合其年龄确定该项数额;交通费一项,依其伤情和就医、伤残鉴定的次数、路程予以酌定;二次手术费一项,尚未实际发生,数额不确定,暂不予处理。就徐某为刘某所垫付的费用,本着鼓励当事人积极赔偿,减少诉累的原则,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但其中的拐杖、尿壶的费用并无相应证据支持,法院不予认定。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至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合众财险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刘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共计120000元;二、徐某赔偿刘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共计54729.76元(已付5668.26元,余款49061.5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三、驳回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期间,当事人未向法庭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本院对于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效力亦予以确认。上述事实有当事人一审、二审的笔录及相关证据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综合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查明的事实,本案二审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一、刘某的残疾赔偿金是否应当以城镇标准确定;二、一审认定刘某的医疗费数额是否超过诉请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案中,刘某提交了工资证明以证明其工资标准及工资来源。该工资证明载明其月工资为3000元且该工资证明有用人单位负责人签字并加盖有该公司公章,故一审法院以此为依据认定刘某的收入来源于非农业收入,并以城镇标准结合其年龄确定其残疾赔偿金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徐某虽主张刘某的残疾赔偿金应以农村标准计算,但其并未就此提供充足的相反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刘某居住地是否在农村、工作单位是否位于农村,并非判断其收入是否来源于农业的标准,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经本院核查,虽然刘某起诉主张的医疗费数额为37756.9元,但刘某实际发生的医疗费数额确为37925.16元,一审认定的该医疗费数额虽然超过刘某主张的医疗费数额,但最终判决结果的总金额并未超过刘某起诉主张的全部损失,故徐某的该项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徐某主张原审定案主要证据未予以质证,一审程序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上诉意见,经本院核查,一审并未违反法定程序,故本院对其该项上诉意见亦不予以采信。一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结合收费票据、诊断书等证据,判令合众财险公司与徐某分别赔偿刘某医疗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徐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54元,由徐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邓青菁
审判员 高 贵
审判员 张清波
二〇xx年十一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谢 薇
书记员 张晶晶
书记员 刘 慧

农村居民按照城镇标准支持残疾赔偿金。(图1)
如您还有相关的法律问题,可拨打免费法律咨询热线:131-2158-8688或联系张雷律师网律师进行咨询。